X小说手机

  |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书尾页

第915章 表象和实质

加入书签 | 内容报错

冥河帝都的大戏院,明显其发展便和物理科技世界不同。

其戏院是以魔力结晶为动力,产生一些小精灵在台上表演。

以陆铭的观察,这些小精灵并不是有本源的生命体,而本身就是魔力产生的虚幻之物,它们之间的对话和表演,则是魔法师设定好的,一种专门的魔法师类型,没什么战斗力,主要是可以操控魔晶力量娱乐大众。

看来冥河太子的本源世界就是如此了,现今,他正用大力气引入这一切,以对抗发展迅猛的南方帝国。

冥河太子好久没露面了,应该是揠苗助长般改变这个世界令他每天消耗与日俱增。

陆铭甚至觉得,就算现今自己露出本命之源,怕他都难以察觉,因为他大概已经没那个精力来感应帝都的一切。

冥河太子从第一次后,也再没和自己联系,不过第一个指令也是一个长期指令罢了,就是给自己潜意识加了暗示,要自己一直怂恿龙王一族和南方帝国开战。

“叔叔,这个世界,好可怕……”坐在包厢里陆铭左侧的彤彤,虽然好奇的看着台上表演,可想到自己处境,却不免忧心忡忡。

实际上,她便是看都不敢看陆铭,对这位自称“铭叔叔”的怪物,虽然通过聊天有了七八成信任,可是要直面“铭叔叔”的怪物臃肿身材,她实在不太敢。

坐在陆铭肩头的小小身影伸出小手轻轻摸彤彤的头,“姐姐,不要怕。”

小小女仆装的黛芙妮坐在陆铭宽大肩头,那雪白蕾丝长袜小脚穿得浅蓝色蝴蝶结系带女仆小小布鞋,垂在陆铭臂膀上,对比之下,小的还不如陆铭的一片黑色鳞片大,哪怕她两只脚踩在陆铭巨爪掌心,却还有翩翩起舞的空间。

黛芙妮实在太小了,陆铭都怕坐自己身边自己一时没注意挪挪屁股的话把她小小身子坐扁,是以干脆将她放在了自己肩膀上,初始黛芙妮吓得哭泣,甚至小孩子吓得失禁尿了裙子。

但陆铭以毒攻毒,干脆在来电影院的魔晶马车里,一路都将她放在了自己肩头,现今她还是不敢乱动乱碰,但也渐渐习惯了,也知道主人并没有恶意。

黛芙妮瞥着小小黛芙妮的天真模样,余光还是不太敢注意陆铭的庞大身躯,黛芙妮小小手掌比自己漂亮的蓝色女仆发卡还小的多,她是如此天真可爱,明明可能随时被怪物一口吞下,却还在安慰自己。

传说在巨龙族传统里,其他任何生物都可以成为食物,虽然这头恐惧巨龙好似真是“铭叔叔”转生,但变成了怪物的铭叔叔,还是以前的铭叔叔吗?

听他说话,根本感觉不到是以前那个经常爱板着脸教育自己的学霸叔叔。

那时候自己小小心思,可是很喜欢他的,一直也希望得到他的认可,所以自己一直加倍努力学习,他意外离世后,自己也渐渐长大,变得越来越叛逆,喜欢跟不良少女们混在一起,令父母很是头疼。

可现在这个铭叔叔,根本不理会自己是纹身了还是吸烟喝酒了?

谈论的都是告诫自己,如何在这个世界安全生存下去。

对奴隶、怪物等等这些,他也早就习以为常。

只有说起地球上种种,他才好像有了“人”的影子。

“叔叔,听说你的葬礼上,有一个女生哭的晕了过去呢……然后,她就那样在大家眼皮底下消失不见了……”彤彤突然意识到,不知道这个话题,会不会刺激的叔叔变身怪物。

好似巨龙一族和前世影视剧的吸血鬼一样,有着真正的完全体。

而且,巨龙人的完全体,就是西方世界那种恐怖的恶龙。

听彤彤言语,陆铭沉默下来。

隐隐知道,韩安妮好似几百个轮回都出现在自己身边,是构成自己存在的规则所化,具体的神相表现,就是自己本源法相所持的玉如意。

但她因为不是组成自己存在的九大本源规则,是以一直不太服气,产生了自己的意识,不太听自己这个本体的言语,在自己轮回证道期间,一直跟自己纠葛不清。

这种纠葛,因为来自自己本身,是以不受任何小世界规则约束,使得自己出现在哪里,她也随后出现。

当然,自己现今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些,是以只能用人类思维这样理解。

比如自己没出现在这个世界前,可能这个世界的韩安妮,本身就不存在。

自己出现的一瞬,这个世界又是以多了韩安妮的历史线重新构建的。

当然,她的出现和消失,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也微不足道就是了,不然,绕不开这个世界的规则。

越是深入了解时间空间,实则便会觉得颠覆了以前一切认知。

包括穿越、转生这类,也完全不是人类逻辑所想象的那种。

而不管怎么说,几百次轮回的纠缠,韩安妮倒是和自己越来越契合。

大概自己证道之时,她会安心做自己手上的玉如意了吧。

想着,陆铭苦笑,实则这些情情爱爱,男男女女,自己证道之时,其回归本质,一切都会变成另一种现象吧,根本不是以凡人思维所理解的这类欲望和感情。

“对了,一会儿要不要去收养你的那一家去看看?”陆铭换了话题,自己现今还是类似人类的高级生命体时,就还是做人就好了,没必要多想以后。

自己这个世侄女,来到这个世界半年多了,她是身体直接穿越时空避障来到了这个世界。

听她讲述,她初始来到这个世界自然无比的恐惧和无助,后来还升起了她是什么主角的想法,但很快被现实打击的粉碎。

收留她的家庭是很温和的麋鹿族,麋鹿人整个族群都是从事着为冥河人服务的工作,盛产奴仆。

去帝国大酒店应聘陪酒侍应也是她称为叔叔阿姨的麋鹿人夫妇推荐的,麋鹿人的认知里,做这类工作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不管怎么说,收留了她的麋鹿人夫妇毫无疑问是她的恩人,避免了她遭遇更大的厄运。

说话间,陆铭粗粗的黑色鳞片指甲点了点肩膀上黛芙妮的细细小腿,“还有你,去看看你的父母,免得他们为你担心。”

黛芙妮的下落,是酒店方知会其父母的。

“我也可以回家吗?好的,谢谢叔叔!”黛芙妮小脸立时绽放可爱笑容,小小淡蓝蝴蝶结公主鞋在陆铭鳞片虬结的巨大胳膊前开心的晃了晃。

……

魔晶马车的雪白独角兽是魔力凝结而成的非生命体,不过马车速度很快很稳。

收养彤彤的家庭在麋鹿人聚集区,在帝都来说,就是典型的贫民窟了,杂乱的民居,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臭味,因为下水道甚至就暴露在街道两旁。

倒是马车两旁的麋鹿人,令陆铭很是好奇的观察了一番。

肌肤极为白皙的族群,宝石般五彩美瞳,棕绿长发,头上有美丽的梅花鹿鹿茸,不管男女都很俊美。

不过麋鹿人大多衣衫褴褛,行为举止也很原始,有的男子当街便拉开裤子撒尿。

其实可以想象,说是仆人一族,但对冥河人来说,其他族群都是巨人,便是英俊男仆美丽女仆,对冥河人也没有生理上的意义,更多的还是做苦工而已。

当然,冥河人贵妇也有偷偷养麋鹿族情人的,可一旦被曝光,下场会很惨。

主要这个男权社会的冥河雄性权贵,对巨人美女便是有兴趣也很快就会自尊受到打击,由此,麋鹿人便是女仆,也很难有通过传统女仆讨好主人生理需求而得到抬升地位的。

是以麋鹿人整个族群,根本没有任何阶层突破的希望,多是从小就没有接受过教育的苦力。

“这个给他们。”陆铭拿出了写了一百万里拉数额的支票交给彤彤,又说:“这里没有通太子音,但你将我们的魔力卡留下,万一有事情,他们可以找到你。”又道:“怀璧其罪的典故你应该懂,所以一次性不给他们太多,一次一万里拉吧,以后你常来就是,撕下这个,就是一万里拉的现金支票,但仅仅有十张,撕完后,支票可以去银行换新的或者直接开户存入你的户头,不过撕掉的十万现金支票要扣除。”

“太子音”就是类似电话的远程通话系统了,但其肯定是魔力传导的声音,和固定电话一样是有线传输,通过一种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导线。

每部“太子音”都有单独标识的魔力卡,要互相取得联系,就得有对方的魔力卡。

一部“太子音”只有十个魔力卡,所以留给魔力卡的得是最亲密的朋友,毕竟一部“太子音”,只有十个人能联系。

因为这种局限性,其和自己前世电话能普及到普罗大众便很是不同。

但不管怎么说,冥河太子的一系列操作,显然在冥河帝国来说,已经近乎神的存在。

彤彤看着一百万里拉的支票呆了呆,按照购买力这类似她前世的三四十万元了,但在这个世界赚一百万里拉,就太不容易了,和前世工薪族攒个几千万现金差不多的难度。

“我是龙之国的未来龙王,你忘了?!”陆铭微微一笑,露出白森森獠牙,“家里有矿!”难得能用前世的梗,还很贴近,“自己”家里,那真是矿山无数。

而且最重要的,听众听得懂。

心里很是感慨,第一次用家乡梗自己不用解说就有了知音,更对面前这世侄女多了几分亲切感。

却不想,彤彤明显打个寒噤,接过支票匆匆下车。

陆铭愣了愣,摸摸自己大嘴,无奈摇头。

此时两只小小手伸过来,拿着小小雪白手帕,却是好似自己一颗寒森森獠牙上沾了什么东西,黛芙妮小心翼翼帮着擦去,她小小身子和小手,双手持着手帕帮自己磨粗粗獠牙,跟前世小学生擦巨大雕像差不多。

陆铭苦笑:“你不怕我啊?”獠牙慢慢缩了回去。

大笑时好像獠牙也不是一定要暴涨成完全体,有技巧的。

陆铭默默感受着。下次大笑,如何遏制獠牙生长。

“我是主人的食物,所以不怕!”小小秀美女童摇着头,看来她已经做好了随时会成为食物的觉悟,自然就不怕了。

陆铭轻轻点头,伸出巨手轻轻碰了碰她小脑袋上梳着可爱公主长辫的淡紫色秀发,本来想摸摸她的头以示鼓励,但发现巨手和她的小脑袋比起来,就像正常人的手掌对乒乓球,真怕这满是黑色鳞片的巨爪稍微用力不妥当,就将她小脑袋捏扁,只能利爪上那比未来世界合金还尖锐的长长指甲轻轻碰了碰小家伙的头发,就这,还见黛芙妮明显小嘴一扁,差点痛哭的样子,显然还是自己力道没拿捏好,利爪太坚硬,碰痛了她。

“痛了啊?!”陆铭有些内疚的问。

黛芙妮马上摇着小脑袋,“我知道主人是喜欢我,我好开心的!”

坐在陆铭肩膀,转身看着陆铭巨大脸庞,轻轻伸出小手,换了另一个崭新的雪白手帕,帮陆铭擦拭脸上鳞片,好似要擦得油光锃亮才算完成任务。

哪怕知道小家伙特别卖力,陆铭却根本没什么感觉,看很快累得气喘吁吁的她,陆铭好笑:“哪里这许多手帕?我的脸很脏吗?”

黛芙妮立时拨浪鼓似摇着小脑袋,“我,我请教过为主人的同胞服务过的利兹小姐,知道主人最喜欢被擦拭鳞片的!”

利兹小姐?陆铭随之想起,自己虽然拒绝了校方(或者说冥河太子)提供的仆从,但每天自己不在时,还是有专人去打扫自己宿舍的,几个服务员为首的管家小姐,好像就是叫利兹,而且是从帝国大酒店暂时借调的。

看来给自己的仆从也不是随便选的,原来是接待过巨龙人为巨龙人服务过。

巨龙人喜欢被擦拭鳞片吗?陆铭摇摇头,自己是没这感觉,大概率是那些低等龙族的蜥蜴人吧,他们反而感官更敏感,而且,好似不经常清理的话,鳞片之间的缝隙就会有寄生虫寄居。

被清理鳞片,他们会感觉特别舒服。

自己的鳞片,则好似厚厚装甲一般,被这个世界的实心弹炮击怕都没任何感觉。

虫蚁之类,更是不敢靠近自己。

“哦,我无所谓的,不用经常清理鳞片。”见黛芙妮小脸立时呆住好似被重大打击一般,陆铭笑道:“不过我喜欢被人清理牙齿,等我什么时候最大的那两颗牙出现,你帮我擦拭好了!”

黛芙妮垂头丧气的小样子,马上振奋起来,开心的道:“好!”

小小仆役看来进入了角色,希望找到自己作为仆人的生存价值。

马车车厢被轻轻敲响,陆铭伸出巨手去拉开门,彤彤上车,坐在了陆铭身旁。“我们去看你父母,到了转弯的地方,你来给马车指路!”陆铭对黛芙妮一笑,黛芙妮立时兴高采烈用力点小脑袋,“是,主人!”

“哦,你有话想跟我说?”陆铭转头看向欲言又止的彤彤。

彤彤却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些钱,对麋鹿人来说是大钱,但他们也一直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这是他们血脉与生俱来的,所以,我这个金主认为你值多少钱,要带走你从此和他们家无瓜无葛,金主认为你值一万里拉,他们就没道理拒绝,他们也没什么投资的观念,一万里拉也只能慢慢花用,因为他们根本不允许去别的区域定居,想换个房子都不可能,所以,这些钱,也就是保障他们以后每天能吃肉吃的饱饱的……”陆铭顿了下,“是你那鹿人叔叔阿姨家里,还有人想为我工作吗?”

彤彤小脸露出苦笑:“叔叔您一直是天才,我小时候就觉得您太聪明,我太笨了,现在也是,不过,您猜的就对了一点点……”满脸无奈,“是我的两位恩人,因为我的,嗯,我一直那样称呼的,我的两个姐姐和五个妹妹都没有工作,他们两位,问您需要仆人不?还一再拜托我将她们的情况都对您说明,看您能不能需要一两位,如果能全雇佣的话,就更好。”

陆铭微微一笑:“那你就报菜名吧……”麋鹿人就是这样的价值观,倒不是贪得无厌,他们会争取一切工作的机会,如果自己不同意,他们也不会有怨言。

“我的大姐叫……”

彤彤低着脑袋,报家谱一样将这家七姊妹的资料讲出来。

大姐白,二十岁,刚刚结婚一个月,二姐小白,二十岁,未婚,和白是双胞胎;三妹红,十六岁,四妹小红,十六岁,和红是双胞胎,;五妹紫,六妹小紫,七妹小小紫,都是十三岁,三胞胎。

麋鹿一族,一胎多生是常态。

而且每个雌性麋鹿人,生下的后代都是同一种性别。

他们通常就用颜色命名,重名率很高,在社区里聚会的话,都会用自己家住的地址作为姓氏。

陆铭看着头低低的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彤彤,微笑道:“她们都对你很好吧?你来了半年多了,被这家收留也有五个多月,一直和她们生活在一起,嗯……都雇佣了吧,你也看到了,我的宿舍很大,雇佣十几个佣人打扫也没问题。”

彤彤诧异抬头,看着陆铭巨大丑陋脸庞,小声说:“叔叔,我现在知道,原来真的是你……”

铭叔叔一直就善良勇敢,还上学呢,就在外面事务所打工,帮弱势群体发声。

“你去告诉她们吧,回头我安排车来接她们,月薪都按每个月三千里拉支付,包食宿的居家仆人,每个月有三天假期可以回家,但她们要轮流歇息。”顿了下又道:“以后你就是龙家的总管……”转头对黛芙妮一笑:“你这小家伙,是副总管。”

“总管……”彤彤喃喃的,铭叔叔,还真是变得太多了,好像仆从之类,早就习以为常。

黛芙妮却小脸满是开心:“是,主人,我会努力工作的!”

……

黛芙妮家的大宅早就变卖,黛芙妮的父母都变成了居家仆人,为一个经营连锁面包店的新兴大亨打工。

黛芙妮的两个哥哥,都已经入伍,也就还剩这一条出路,才有可能翻身了。

当然,这个翻身并不是说其两个兄长还能恢复家族荣光,而是说避免以后世世代代生活在最底层。

“达斯拉特”意译的话便是“香又软”面包总店,在帝都最繁华的商业区,四层的商店,各种烘焙糕点分种类在四个楼层售卖,远远的便有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飘来,不怪这达斯拉特面包卖到了全帝国的大城市。

黛芙妮的父亲查尔斯就在一楼做迎宾司仪,穿着吉祥物服饰站在商店门旁,脑袋戴的就是大大的黄色面包形状帽子,露出他的脸。

显然面包大亨很享受前贵族变成自己商店的吉祥物招牌。

现今已经是深夜,面包店也接近歇业时间。

魔晶马车和二三十年代上海滩的汽车一样,都是非富即贵的顶级家庭所有。

在商店门前停下的那一刻,查尔斯已经忙迎上来,陪着笑脸鞠躬:“先生,里面请!”

随之他呆住,从巨大马车上跳下的小小身影是他的小女儿。

陆铭从车窗窗口看着父女小声说话的这一幕。

“叔叔,我下去买些面包吧?”另一侧,彤彤说。

“那面包有什么好吃的……”陆铭随口说着,随即反应过来,这是为了避免黛芙妮父女叙话被打扰。

毕竟也算是因为黛芙妮的父亲来的客户,所以就算黛芙妮的父亲偷懒和客人中的人说说话,也应该不会被刁难。

“嗯,去吧!”陆铭对彤彤一笑,自己做神仙久了,人情世故的考虑,好像还不如彤彤了。

不过话说正是花季少女的彤彤来到这个世界,看来吃了不少苦,所以根本不是地球十六七的精神小妹思维模式了。

陆铭随之慢慢靠着椅子闭上眼睛养神,黛芙妮的父母,也就是奥萝菈的父母。

数千里外,雪狮帝国帝都的香奈俱乐部。

陆铭睁开眼睛,面前是刚刚被传召来的俱乐部主席奥萝菈,也就是逃难的冥河王妃,黛芙妮的亲姐姐。

她和黛芙妮容貌极为相似,但没有黛芙妮的可爱稚气,魅惑紫发盘成高贵东方美髻,淡蓝的深邃美眸宛如满溢着似哀似求的泪雾,量身定制的东方丽人服饰,华美霞帔,红彤彤丝绸长裤下是小巧到极致的罗袜绣花鞋,这小小美妇,袖珍版的完美瘦马,简直能勾起任何男人心中的邪恶征服欲。

她此刻倒是没了昔日战战兢兢,而满是期待的跪在陆铭脚下,主人好久没突然出现了,今日传召,令她很有些欢喜。

“哦,给你看点东西。”陆铭手微微一拂。

一枚小小银白色飞碟悬浮在空中,随之飞碟射出一片光幕,光幕中,影像渐渐清晰。

是正小声叙话的黛芙妮父女。

“啊……”奥萝菈惊呼一声,小小身子便剧烈颤抖起来。

“你父母那边,我会照看,你妹妹,现今也由我庇护,你放心就是,你现今只管按我说的,好好训练那猫孩便是!”

冥河太子施法失败产生的那只怪胎,姑且叫猫孩吧,是冥河太子施法的失败产品,也就是冥河太子本源和本大陆规则相抵触才诞生的非规则之物。

总感觉,它将来在对付冥河太子时会很有用。

“是!……”听陆铭的言语,奥萝菈美眸含泪,紧紧盯着那光幕。

但此时黛芙妮父女的叙话已经到了尾声,其父已经转头去对买了一大袋面包出来的彤彤鞠躬表示感谢。

陆铭手一拂,光幕消失不见。

“主,主人……”奥萝菈颤悠悠小声叫了声。

正要消失的陆铭不解的看向她,这小小美妇,显然也知道自己正要离开,还是第一次敢打断自己的行动。

奥萝菈小小身子已经往前跪行几步,轻轻抱住陆铭小腿,她俏脸已经通红,不敢看向陆铭,蚊鸣般的声音:“主人如果今晚没别的安排,可以宿在这里吗?我,我帮主人在温池里做泡泡之浴……”这番话好似鼓足了全身的勇气,说到最后,她嘤咛一声,全身好似都软在了陆铭小腿上。

陆铭看着她。

奥萝菈也渐渐由羞极窘急变得忐忑不安,就好像,在等待一生命运中最重要的裁决。

“可以……”陆铭突然微微一笑,“奥萝菈,我的小仆,希望你能令我满意。”

这一切,在未来,实则都是编织成自己的无数规则所表现的表象,人类能理解的表象。

自己的欢愉,在很遥远的未来,大概是一种吞噬规则的某种反应,在人类世界,却成了男女之欢一般。

一条根本没用的废弃规则,自己却没有嫌弃,只希望,它能在自己的包容中进化,令自己未来的源世界,增添更多的色彩。

当然,这些都是自己现今有所感悟,也不知道对不对,更不知道,其中的本质。

“啊,真,真的?……”奥萝菈结结巴巴,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铭微微一笑,顺手一招,奥萝菈惊呼一声,小小身子已经落在他肩头,她吓得连连惊叫,西洋美妇的小小绣花鞋在陆铭眼前一晃一晃的,更有刺激之感。

她比黛芙妮大的多,自己这身体也远没有巨龙人那般雄壮,是以她勉强坐在自己肩头时的那种感觉自很是不同,挺翘绵软而又弹力十足的小小翘臀坐在自己肩膀上,令自己好像野蛮人抢了娇俏小媳妇一般,哈哈笑着,陆铭向温池方向走去。

“黛芙妮也这样坐我肩上,但我看她便如亲妹妹一般……”

陆铭一句话,令奥萝菈立时眼含泪水,惊惧和惶恐渐去,侧身小小纤细玉臂轻轻拥住陆铭脖颈,全身却更受宠若惊的颤栗着,“我的王……我的主……我今晚,会奉上我的一切,我的生命,我的灵魂,从此都是吾主的……”她下意识的小声哭泣诉说,小小脸蛋就在陆铭耳边。

显然,她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今晚之后,她自然会觉醒她小小的神源。

而现今这个小小美妇,魅惑难言。

全身火热,陆铭大步一迈,下一刻,眼前已经是滚滚白雾的温池前……

……

马车上,陆铭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就好像身处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奥萝菈小小美妇在温泉中自己身前身后身上身下忙碌着,小小手儿揉、搓、捏、搔,令雾气腾腾中的自己血脉贲张难以自已。

可是,同样自己又坐在平稳无比的魔力马车中,肩膀上坐着黛芙妮小小身子,这个小小女童正欢快的和自己说着什么,尤其是,还有世侄女彤彤,那真是自己晚辈了,安安静静坐在自己另一侧的身边。

有种就在她俩面前做坏事的羞耻感,随之而来的,又是无比刺激的奇妙感觉……

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回到的军学院宿舍。

……

翌日。

公寓宿舍的露台花园,陆铭对面站着一个庞然大物,来自巨龙公国的豪尔斯龙卫兵。

“豪尔斯”意译的话便是飞天。

巨龙公国十几万人口,大多数都是没有真名的蜥蜴龙,具有真名的巨龙家族有几千个。

但便是真名之龙,位阶也天上地下。

如智慧龙,便是龙族几百万年历史仅仅出现过三次传承的王位龙族。

只有五个真名才有资格称为龙王,智慧龙为其中之一。

飞天龙,是最普通的真名,现今巨龙公国,便有上千个飞天龙。

为真名龙中的下位龙。

他们都被称为“豪尔斯”,外人的话,也分不清这些豪尔斯的不同,也只有龙族人,才能区分开他们。

面前这位“豪尔斯”,是来送信的信差。

一种红红的石头,称为龙晶,陆铭的举爪握住,脑海里便传来巨龙国主圣火龙王的影像和声音。

上一章
书籍目录 | 加入书签
书尾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